伽利略的苦恼

    |     2015年10月10日   |   推理侦探   |     0 条评论   |    1138

《伽利略的苦恼》,东野圭吾写得最畅快的五篇小说!是跳楼自杀还是他杀?无预警发生的火灾,恩师长子为何死于非命?科学遇上探测学,怎样看穿真相?如何不碰到被害人就致人于死?密闭房间里房客神秘消失,封闭的密室泄露不单纯的案情……

《伽利略的苦恼》txt网盘下载 http://pan.baidu.com/s/1hqKwrDa

第一章:坠落

1.

直到刚才还在下得淅淅沥沥的雨似乎已经停了。今天运气不错——三井礼治跨下送货用的摩托车,心中不禁萌生出一丝赚了的感觉。尽管他也曾在倾盘大雨中送过外卖,但送的全都是停车场在地下层的公寓,所以他全身上下一点都没淋湿,就把匹萨都送到门了。
虽说全都是用盒子装好的,但要在雨里面往来送货,尤其是送吃的东西,却也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身体再要淋湿了,就更不爽了。
就在他锁好摩托车,抱起匹萨正要迈步的时候,一把大伞迎面朝他撞了过来,差点就把他手上的匹萨给撞落在地。
撑伞的男子轻轻“啊”了一声,一言不发就打算离开。这男子身穿一套深色西装,看上去是个工薪族。他似乎并没有注意到雨已经停了,还一直撑着伞,而且这把大雨伞恐怕要害他看不清前方。
“你给我站住!”
三井吼着,冲近来一把抓住了男子提着皮包的手腕。
男子转过头来,双眉紧锁,满脸困惑。三井看他的样子也并非凶神恶煞,便打算唬一唬他。
“撞了人就想开溜啊?知不知道刚才我手上的外卖差点被你给撞倒在地啊?”
“啊……抱歉。”男子向他道了声歉,再次扭头欲走。
就在三井咂舌的时候,他的眼角映入了一个奇怪的东西:一个像是黑影的东西纵向飞速闪过。
紧接着,是震动人腹部的咕咚一声巨响。转头一看,只见公寓旁的路上横躺着黑色的一块物体。一个正巧路过的女子尖叫着倒退了两步。
“哇、哇、哇——”
三井战战兢兢地走上前去。那个发出惨叫的女子,此时已经吓得躲到了身旁的电线杆后边。
刚才以为的黑色块状物,显然呈人形,但手脚却朝不可能的方向扭曲着。一头长发披散开来,遮住了脸。也许还亏得看不见——应该是头的部分正缓缓流出的液体。
周遭嘈杂起来,等三井回过神来的时候,他身边已经聚集了一大群围观的人。
不知是谁说的一句“跳楼自杀”,三井终于了解了事态。
不得了,不得了,真的假的?今儿可算是大开眼界了——他立刻感到兴奋莫名。他一想到跟同伴们说起这事,他们将有的反应,心中就雀跃不已。
但他却没法更加靠近尸体。尽管他很想再靠近一些看个清楚,可心里还是直发毛。
他听到有人说要叫救护车和通知警察。或许是因为周围的人们没有看到坠落的那一瞬间,所以他们似乎都还保持着几分冷静。
三井此刻也稍稍恢复了些冷静,同时想起了自己手上紧紧抱着的外卖。
不好,送货要紧——他双手抱着匹萨,快步跑了起来。

2.

命案现场是一栋公寓里的一套两室住房。起居室怎么看都有十四畳以上,其余西式房间感觉也挺宽敞的。内海薰想起自己的房间,不禁心中感慨:尽管同为女性,可独居生活还真是各有各的样啊。话说回来,总觉得自己的房间太窄,或许多半是因为疏于打扫的缘故吧。她已经完全想不起来,最后一次开吸尘器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而眼前的这房间却收拾得既干净又整洁。感觉颇为高级的沙发上放着两个圆形座垫,电视机周围和书架也理得整整齐齐。尤其是餐桌上空无一物这一点,对薰而言是无法想象的。
当然,地板也一尘不染。通往阳台的玻璃门旁放着一台吸尘器,估计每天都会被用来打扫房间吧。唯一令人感觉不协调的,就是落在吸尘器旁的一口锅,开着盖,锅盖滚到电视机旁。
薰心想,或许当时正准备做饭吧。她想着便到厨房里看了看:水槽旁边放着一瓶橄榄油;沥水盆里搁着铝碗、菜刀和小碟子之类;水槽边的三角形的三角角落扔着西红柿皮。
她打开冰箱门,首先看到的是一大盘奶酪拌西红柿,盘字旁边横放着一瓶白葡萄酒。
薰心想,或许她当晚还准备和人共品葡萄酒吧。
这套住房的住户名叫江岛千夏,三十岁,在银行上班。尽管从驾照上的照片来看,她给人温柔娴静的印象,但薰在瞪着照片看的时候,却怀疑她属于既强势又精明的那一类。即便长了一张外眼角稍稍下垂的圆脸,也未必就一定是一个大好人。
她回到了起居室,几名刑警正在阳台上来回奔忙。薰决定等他们的行动告一段落之后,再展开自己的调查。她很清楚,并不是早一刻勘察现场,就能掌握到更多有用的线索,同时,她认为这种争先恐后的焦躁心理带着一种大男孩般的不成熟感。
薰走近了放在墙边的壁橱。壁橱边放着个书报架,上面有几本杂志。她看了一眼书报架之后,伸手拉开了壁橱的抽屉。抽屉里放着两本相册,她戴上手套小心翼翼地翻开了相册。其中一本像是出席同事婚礼时拍下的照片,另一本装的则是参加酒会和公司聚会时拍的照片。几乎所有的照片都是与女性合拍的,与男性的合照一张都没有。
就在薰合上相册放回原位,把抽屉关好的时候,前辈草薙俊平一脸兴味索然地走了回来。
“怎么样?”她问道。
“不好说。”草薙说着咧了咧嘴,“我认为是一起单纯的跳楼自杀,毕竟屋里也没留下什么打斗过的痕迹。”
“可大门当时并没有上锁啊?”
“这我知道。”
“我倒是觉得,如果是单独待在家里的话,应该是会锁门的。”
“但假设死者当时已经处在打算自杀的精神状态,也很可能做出一些与往常不同的行为来的吧?”
薰望着前辈刑警摇了摇头,说道:“我觉得,不管处于怎样的精神状态之下,一些习惯行为是不会改变的。开门进屋,关门上锁,这应该早以成为习惯了。”
“未必每个人都会如此的吧?”
“我认为,但凡独自生活的女性,每个人都会这么做。”薰的语气稍有些强硬。
草薙听了,一脸不快地闭上了嘴。片刻之后,他像是恢复了情绪,摸着鼻翼说道:“那么你就来说说你的观点吧,死者当时为何没有把房门给锁上呢?”
“原因很简单。因为有人没有锁好门就离开了房间。也就是说,当时屋里还有另外一个人,恐怕就是死亡女子的男朋友。”
草薙把眉毛一挑,说道:“这推理可真是够大胆啊。”
“是吗?那您检查过冰箱没有?”
“冰箱?没有。”
薰走进厨房打开冰箱门,从里边拿出那盘奶酪拌西红柿和那瓶酒,直端到草薙面前。“我不说,独居的女性就一定不会在自己家中自斟自饮,但如果只是独自享用的话,没人会把拼盘摆放得如此精致的吧?”
草薙皱起双眉,搔了搔头,道:“辖区警署听说明天一早就要开会讨论案情,到时候你一起露个面吧。估计那时解剖的结果也应该出来了,我们就等结果出来之后再来讨论吧。”说罢,他如同驱赶面前的苍蝇似的挥了挥手。
就在薰跟在前辈身后准备离开房间的时候,她看到门厅鞋柜上放着一只硬纸盒,她因此而终止了穿鞋的动作。
“怎么?”草薙问她。
“这是什么?”
“像是外卖。”
“我可以打开看看吗?”
硬纸盒还用胶带封着口。
“别随便乱碰。反正辖区警署的人会来检查的。”
“我现在就想看。我现在就跟辖区警署那边打声招呼行吗?”
“内海,”草薙皱眉道,“别搞这些出格的事。你这人本来就够爱出风头的了。”
“我很爱出风头吗?”
“不,我不是这意思……我是说,大伙都看着呢,所以说,你给我稍微收敛一点。”
尽管不服气,可薰还是点了点头。而硬逼她接受这些令她感到难以理解的事,也不是一两天的事了。
第二天早上,当薰来到深川警署的时候,草薙早以满脸不快地在那里等着她了,上司间宫也和他一起。
间宫看到薰,一脸严肃地对她道了声辛苦。
“股长……您怎么会在这里?”
“我是被叫过来的。这案子现在已经转交我们这边来负责了。”
“我们这边?”
“这案子有他杀的嫌疑。房间里发现了一件被认为是曾用来敲击被害人头部的凶器。估计这里要变成协同调查本部了。”
“凶器?什么凶器?”
“是锅,带长把的。”
“啊。”薰回想起了当时滚落在地板上的那口锅,说道,“是那东西啊……”
“锅底上沾了少量被害人的血迹。凶手估计是在把她敲死或敲晕了之后,把她从阳台上推下去的。真是够狠的。”
薰一边听间宫说,一边偷偷瞟了草薙一眼。草薙把脸转向一旁,避开她的视线,重重地干咳了一声。
“凶手是个男人吗?”薰向间宫问道。
“这一点错不了。这种行凶方式不是女人能够做得到的。”
“目前就只发现了凶器吗?”
“屋内有擦除过指纹的痕迹。凶器的柄上,桌上,还有房门把手上都有。”
“从凶手擦除了指纹这一点上来看,这应该不会是一桩入室抢劫案吧?”
因为如果是入室抢劫案的话,强盗应该是会戴手套的。
“大致可以认定是被害人的熟人干的。而且使用的也是随手拿起的凶器。另外,钱包和银行卡之类都没碰过,唯一不见了的,就是手机。”
“手机……是认为一调查通信记录,会对自己不利吧?”
“当真如此的话,那可真是愚蠢透顶了。”草薙说道,“通话记录,到电话公司去一趟马上就一清二楚了。这行为就等于告诉我们是熟人下手行凶的。”
“当时凶手也有些手足无措了吧,毕竟怎么看都不是一场有预谋的蓄意行凶啊。你们去电话公司把通话记录调来,以男性为中心,挨个儿仔细调查。”间宫总结说道。

不久之后,就召开了搜查会议。会上,主要是通报了目击情报。
一位年过五十、负责现场勘察的搜查员用沉稳的语调说道:“死者从阳台上坠落之后,公寓的周围似乎立刻就聚集了不少人,可却没人目击到有可疑人物。江岛千夏住的是七楼,六楼的住户听到响声,朝窗下望了望之后,就立刻出门坐电梯了。在六楼的住户进入电梯时,电梯里也没有其他人。如果是有人把江岛千夏推落后立刻逃走的话,那么当时电梯就不可能停在七楼不动。此外,这栋公寓里就只有一部电梯。”
会上还讨论了有关凶手使用紧急逃生楼梯逃离的可能性。但深川署的搜查员却提去,公寓的楼梯不但和坠楼现场位于同一侧,而且还是外悬式。如果当时凶手走楼梯的话,那么就必定会暴露于围观者的众目睽睽之下。
此刻最大的谜团,就是凶手在将被害人推落之后,究竟消失到哪里去了。
“还有另外一种可能性。”间宫阑述意见道,“假设凶手就是同一栋公寓的住户呢?那么只要在行凶之后返回自己家中,就不会被任何人看到了。”
众人在听过了这位警视厅搜查一科股长的意见之后,都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3.

这天夜里,一个名叫冈崎光也的男子来到了深川署。当时正值薰和草薙二人外出查案回来,于是两人决定一起会一会他。
冈崎约摸三十五六岁,体形消瘦,一头短发一丝不苟地分向两侧。薰一见到此人,就猜测他是个销(百度)售员。一问职业,果然如此。他是一家知名大型家具店的售业人员。
冈崎说,昨天夜里,他曾经去过江岛千夏的住所。
“她是我大学网球同好会的后辈。虽然她和我差了五级,但因为毕业之后我也时常回去打球,所以就认识了她。我们有很长一段时间没见过,大约半年前偶然在街上碰见了,后来就开始互发短信了。”
“只是互发短信吗?有没有约会?”薰问道。
冈崎慌了,连忙摆手:“我和她之间不是那种关系。昨晚去她家是因为前天白天我接到了她的电(百度)话,她说想换张床,让我拿商品目录过去给她看看。”
“也就是说,是后辈把前辈叫到了家里?”草薙在句末打上了句号。
“对我们而言,最好是能够到客户家登门拜访。如果不清楚客户房间的布局与风格,是无法推荐适合的产品。”
这话的意思似乎是说,即便对方是自己的后辈,也要像对待普通客户一样对待她。
“这种事以前是否也曾有过几次呢?也就是说,您以前是否曾与江岛小姐有过生意上的往来呢?”草薙问道。
“有过,她之前也曾经找我买(百度)过沙发和桌子。”
“原来如此。那么,您昨晚是几点到江岛小姐家呢?”
“约好是八点,我应该没有迟到太久。”
“当时江岛小姐和平常有没有哪里不一样的?”
“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我给她看产品目录,向她介绍了各种各样的床,而江岛小姐当时也连连点头。不过最后她也没有当场决定,因为我建议她买(百度)床最好还是先看过实物再作决定。”
“你们二位当时是在哪儿谈的呢?”
“在房里,坐在起床室里的沙发上……”
“您待到什么时候?”
“这个嘛,我记得是八点四十分左右离开她家,因为她说过会儿还要来客人。”
“客人?她说过那位客人几点到吗?”
“这我就不清楚了……”冈崎说着歪了歪头。
“那个,”薰说道,“玄关那里有个鞋柜,是吧?”
“啊?”
“鞋柜,江岛小姐家的玄关那里。”
“嗯……是的,是有个鞋柜,不,那鞋柜是她那里原先就有的,并非我们店里的货品……”
“我不是这意思。我是说,当时那鞋柜上放着硬纸盒,您还有印象吗?”
“硬纸盒……”冈崎的目光在半空中疑惑地游移了一阵后,稍稍歪着头说道,“我记不清了。好像是有,不过我真的不记得了。实在很抱歉。”
“是吗?那就算了。”
“呃,那硬纸盒有什么问题吗?”
“不,没什么。”薰摆摆手,望着草薙轻轻点了点头,意思是为插嘴而向他道歉。
“您是在什么时候得知案件发生的呢?”草薙问道。
“我是今天才看到新闻的,不过案件本身,我也不知该说是早知道,还是该说发生的时候就知道了……”冈崎突然支支吾吾起来,而他说的话,也令人费解。
“怎么回事?”
“其实,我当时看到她坠楼的那一瞬间。”
“哎?”薰和草薙齐声叫道。
“我离开江岛小姐家之后,在附近逗留了一会儿。因为我想起那附近应该还有我另外一位老主顾,所以打算拐过去打声招呼。不过最后我并没有找到那位顾客家,而就在我再次回到她家公寓旁的时候,坠楼事件就发生了。当时我还大吃一惊,今天又从新闻里得知就是江岛小姐的时候,就不是吃惊,而是恐惧了。毕竟自己去见的人在之后不久就被人给杀了。我想着自己或许能够帮上点忙,所以就主动过去找你们了。”
“谢谢您的合作,您提供的信息非常重要。”草薙低头行了个礼,“您刚才说死者坠楼的时候您就在边上,当时您身边应该没有其他人了吧?”
“当然。”
“是吗?”
“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虽然这样说实在对不住愿意主动给我们提供重要信息的市民,但还请您多包涵,我们的工作要求我们凡事都要验证。因此,就目前的情况而言,我们的搜查记录上就只能留下冈崎先生您曾经去过江岛女士家一事了……”
“啊?”冈崎一脸意外地来回望着草薙和薰,“你们是在怀疑我?”
“不,我们倒也不是这意思。”
“虽说江岛小姐坠楼的时候我的确没有和谁在一起干什么,但当时我身旁也并非一个人都没有,更何况当时还是对方主动说的话。”
“是谁?”
“是个匹萨店的店员,记得是‘哆来咪匹萨’。”
据冈崎说,当时那个送外(百度)卖的店员把他给叫住了,冲他发了几句牢骚,而江岛千夏就是在那之后不久坠楼身亡的。
“要是当时我问一下那个店员叫什么名字就好了。”冈崎一脸懊悔地咬着嘴唇。
“没事,我们会想办法确认的,不要紧。”
听了草薙的话,冈崎的脸上浮起了放心的笑容:“那就好。”
“您身上有没有携带有照片的身(百度)份证件什么的?可以的话,我们希望复印一份留档。当然,确认过之后我们就会把复印件给销毁的。”
“这个当然没问题。”冈崎说着掏出了职员证。证件上贴着的照片上,他的脸朝正面,嘴角边浮现着一丝淡淡的笑容。

4.

送走冈崎之后,两人去向间宫汇报情况。
“也就是说,被害人在送走家具店的人后,还约了其他人见面?”间宫双手抱胸说。
“这样的话,那份大盘拼盘的谜团也就解开了。”草薙低声对薰说道。
“从这一情况来看,首先可以肯定的是,行凶男子必定与被害人有着很深的关系。”间宫晃了晃竖起的食指,“可疑的是,这名男子在案发整整一天之后,至今还不来找我们。估计他会以某种形式与这件案子产生关联。”
“有件事我想不明白,当时被害人与之后的客人约的是几点见面呢?”薰说着看看上司又看看前辈。
“当时家具店销售是八点四十分左右离开,那么那位客人估计会是在九点左右来吧。”
“薰回望了答话的草薙一眼。
“假设如此那么凶手从进屋到案件发生,其间就只有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啊。”
“十分钟就足以行凶了不是吗?”
“话虽如此,可凶器是一只锅呀。”
“那又怎么样?”
“刚才不时说,这起凶案并非有预谋的吗?”
听到这里,间宫不禁“哦”了一声:“原来如此,是这么回事啊。”
“搞什么嘛,怎么连股长您也这样?”
“总而言之,先听内海把话说完吧——你接着说。”
“假定这起凶杀案并非是有预谋的行凶,而不过是因为一时冲动造成的悲剧,那么理应存在导致这种局面的原因。我推测是因为在凶手到访后的短短十分钟时间里,发生了令他产生杀人冲动的事。”
间宫微笑着抬头看了看草薙:“怎么办,草薙刑警,这位年轻女刑警的观点可是相当敏锐哦。”
“那么,凶手进屋的时间,可能稍稍早于九点,比方说,八点四十五分。”
“和人约这个时间,可有点尴尬呀!”
“这得看个人所好吧?”
“这倒也是。”
“内海,”间宫用锐利的目光看着她说,“你还有什么话要说的吗?”
薰低头抿嘴不言。她确实还想多说两句,但她自己的感觉能否确认为他们所理解。
“有什么想说的你就说,不说我们怎么知道?”
听到间宫的话,薰抬起头来,呼出一口气,说道:“宅急送的货物。”
“货物?”
“江岛千夏曾经接收过一件宅急送的货物,就放在玄关的鞋柜上。签收时间应该是在昨天傍晚。”
“看来你是揪着那只盒子不放啊,”草薙说道,“刚才也问了卖家具的,干嘛那么在意那东西?”
“我怎么没听人提起过什么宅急送?到底怎么回事?”间宫向草薙问道。
“似乎是死者本人打电话订购的。”
“里边装的什么?”
“这倒还没有确认过……”
“是内衣。”
薰的一句话,让两名男性不约而同地“哎”了一声。
“你不会是擅自打开看了吧?”草薙问道。
“没有,不过我知道的,那盒子一般装的就是内衣,要不就是类似的东西。”
“你怎么知道的?”这回轮到间宫问了。
薰犹豫了一瞬间后,后悔了,于是勉强装出一副平静的表情接着说道:“盒子上印着一家公司的名字,而那家公司就是一家有名的内衣厂商。最近,这家公司也在靠邮购来提高业绩。”她虽然还是有些犹豫,可还是补充了一句,“我想,但凡女性,应该都知道的。”
前辈和上司的脸上都浮现出一丝困惑的神情。尤其是草薙,看样子原本还打算开个三流玩笑,但当着薰的面,还是忍住了。
“是吗……内衣啊。”间宫似乎是想作出评价,“这其中有什么问题吗?”
“从当时的状况推测,估计被害人在签收了货物之后,就把那只硬纸盒随手搁在鞋柜上了。”
“怎么说?”
“如果真的有客人要来,我想她应该是不会这么做。”
“为什么?”
“至于为什么……”薰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我说过了,那可是件内衣。她应该不会想让其他人看到。”
“话是没错,可还是新的啊,而且连包装盒都还没打开过,没必要太在意——是吧?”间宫寻求草薙的意见。
“我也这么觉得。而且也只有你才会知道里边是什么,一般人根本就不知道,更别说是男人了。”
薰有些起急,但还是决定耐着性子继续向他们解释:“一般来说,她应该会认为男人也有可能知道。不管内衣,是不是新的,包装盒打开过没有,一般都不会希望别人知道有关自己所穿内衣的情况。假如真有客人要来,她绝对会把那盒子藏起来。就算她当时忘记了,在去玄关开门之前也应该会注意到。”
草薙和间宫相互对望了一眼,都是一脸难以理解的表情。估计正因为所面对的是女性心理方面的问题,所以他们才没什么把握提出强烈的反对意见。
“可话说回来,那只硬纸盒的确就放在那里,你不会说那盒子是凶手放的吧?”草薙说道。
“我可没这么说。”
“那你究竟什么意思?”
“我是在想,或许当时她根本就觉得没有必要藏起来。”
“什么意思?”间宫问道。
“刚才我也说过,一般情况下,她应该是在客人来之前就把盒子给藏好的。而如果来人是位男性的话,那就更要留心了。可她却并没有这么做,所以我猜那是因为根本就没这个必要。”
“为什么没必要?之前不是有客人来过吗,就是那个卖家具的?”
“对。”
“既然如此,那还不是有必要吗?”
“一般情况下是有必要,可有一种情况,即使有人来了,也不需要藏内衣。”
“什么情况?”
“来客是她男朋友的这种情况下。”薰接着说道,“如果冈崎光也是江岛千夏的男朋友,那么我想,她就不会特意把那只硬纸盒给收起来了。”
“哆来咪匹萨木场店”距离深川警局并不远,徒步几分钟就到了。
想要查明在案发当时送匹萨过去的人,并不困难,那是一个名叫三井礼治的青年。
“对,我记得就是他。当时我正从摩托车上下来,他一下就撞到了我身上。他连道歉的话都不说就想走,我就叫住他,冲他发了两句牢骚。之后立马就发生了那起跳楼事件。”三井望着冈崎的照片,毫不含糊地说道。
“没弄错人吧?”草薙再问了一遍。
“没弄错。毕竟当时还发生了那事,所以印象很深。”
“感谢您的配合,这条信息对我们很有帮助。”草薙把照片放回胸兜里,同时还望了薰一眼,那眼神,就像是在说“怎么样,满意了吧”。
“当时他的样子如何呢?”薰问三井。
“样子?”
“当时他的样子看起来是否有什么特别?”
“嗯——我也记不太清了。”三井皱起眉头,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接着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说:“对了,当时他还撑了把伞。”
“伞?”
“那时候雨已经停了,可他却还打着伞,所以才会看不到前面,撞到别人。”三井嘟着嘴说道。

5.

“江岛小姐她几乎都没和我提过这类问题。其它刑警之前也来问过,可我就只能这么回答您了。”前田典子深感抱歉的低着头。她穿着一件白色衬衫,外罩一件蓝色马甲,似乎是这家银行的制服。
薰来到江岛千夏的工作单位,位于日本桥小传马町的一家分行。她借用了他们二楼的一间会客室来对据说是江岛千夏生前最为亲近的同事前田典子展开询问。
她所说的“这类问题”,指的就是江岛千夏的男性关系。据前田典子说,江岛千夏对婚姻一直持否定态度,还说过就算独身一辈子也没关系。
“也就是说,她最近也没什么反常的举动,是吧?”
“应该没有吧,至少我没感觉出来。”
“那么,您以前是否见过这位先生呢?”薰说着向她出示一张照片。
但是前田典子的反应并不理想:“没见过。”
薰轻轻叹了口气。
“明白了。百忙之中前来打搅,实在是抱歉。最后,我想看看江岛小姐生前用过的办公桌,可以吗?”
“办公桌?”
“是的,我想亲眼看看她生前的工作环境。”
前田典子有些不知所措地点了点头:“那么我去请示一下上司。”
几分钟后,前田典子回来了,说是已经得到许可。
江岛千夏的座位在二楼融资咨询窗口附近,办公室收拾得很整洁。薰在椅子上坐下来,拉开抽屉,只见里边整齐地放着文具、各种大小的文件和印章。薰心想,这感觉倒是和她家里一样啊。唯一的不同的就是,办公桌里并没留下有关她男朋友的任何蛛丝马迹。
一名身材矮小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
“这张桌子还要在这里放到什么时候呢?”
“啊……这个嘛……”薰不知该怎么回答才好。
“之前来的刑警说是我们最好成绩原封不动一段时间,可毕竟我们也得重新雇人,希望能够尽快收拾掉啊!”
“明白了,我会找上司确认的。”
男子说了句“那就有劳了”之后便转身离开了。
就在薰打算放弃,关上抽屉的时候,一份文件进入了她的视线。
“这是什么?”她向前田典子问道。
“修改密码的申请表。”前田典子看了一眼文件,回答道。
“是客户的吗?”
“不,好像是她自己想要修改现金卡密码。这里写着她的名字。”
“她为什么要修改密码呢?”
“这我就不清楚了……”前田典子歪着头说道,“或许是因为出了什么问题吧。”
一个念头闪过薰的脑海。
“抱歉,我还有个请求,不知你们是否方便。”她不由得大声说道。听到薰的这番大呼小叫,周围的人都转过头来看着她。
这天夜里,薰一直待在深川署的小会议室里。她里面的硬纸箱里,堆放着从江岛千夏家里发现的书信。尽管她已经一一仔细检查过,却并没有发现她所期待的东西。
薰叹了口气,就在这时,开门声传进了耳中。
走进屋来的是草薙,他面带苦笑地看着薰:“发现什么有趣的东西没?”
“我本来就没想过能轻易地找到的。”
“你到底在找什么?想哗众取宠的话,你还是再去修炼个一百年吧。”
“我可不觉得我这是在哗众取宠。我不过是因为接到指示,让我调查江岛千夏的人际关系,所以就调查她的男朋友罢了。”
“我记得股长当时应该是让你先去调查一下江岛千夏住的公寓里有没有和她关系亲密的住户吧?”
薰深吸一口气,摇了摇头:“江岛千夏的交往对象并不住在那栋公寓里。”
“你凭什么断定?”
“首先,她的手机上的通话记录里就没有同一栋公寓里的人的号码,电邮地址也是一样。”
“或者正是因为住在同一栋公寓里,所以才没必要打电话和发短信的。”
薰摇头:“这不可能。”
“为什么?”
“正因为就在身边,才会越发想打电话联系,女人就是这样的。”
草薙一脸不快地闭口不言了。估计是她一说“女人就是这样的”,他就无言以对了。
“还有一点,据我调查的结果,住在那栋公寓里的男性全都是有妇之夫,要不就是未满十八岁的男孩。”
“那又怎么样?”
“他们是无法成为被害人的结婚对象。”
草薙耸了耸肩:“男女之间的关系,未必就一定会牵扯到婚姻。”
“这我知道,但江岛千夏小姐的情况却有所不同,她是以结婚为前提和对方交往。”
“你凭什么这么说?”
“您还记得她家的客厅壁橱旁边有只书报架吗?上面放着几本结婚杂志,而且还是上个月才发行。”
听过薰说的话,草薙缄口不言,之后又舔了舔嘴唇。
“难道就不能是单纯对婚姻有所憧憬吗?江岛千夏都已经三十岁了呀,即使有些焦虑,也没啥可奇怪的。”
“没有哪个女人会因为单纯的憧憬就跑去买结婚杂志。”
“谁知道呢,没有计划买车、却买名车杂志的男人,可多得是呢。”
“请您别把结婚和买车混作一谈,我觉得江岛千夏此前是和一个有着具体结婚意向的对象在交往。”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不是更应该留下通话记录吗?然而就目前的情况看来,并没有发现存在这样一个人物,这你又怎么解释呢?”
“我们已经找到了。我认为是已经发现,却又把他给放跑了。”
草薙两手叉腰,俯视着薰:“你是想说这人就是冈崎光也吧?”
见薰不可置否,他又焦躁地揪住了自己的头发:“听说你去过被害人工作的地方,而且到处打听,对吧?这样可不行啊,负责调查工作单位的那帮家伙已经来抱怨过了。”
“对不起。”
“嗯,不过那些家伙看你是女的,就没有再追究了。但你不是最讨厌别人因为你是女的就特别对待的吗?”
“过几天我会去向他们道歉。”
“算了,歉我已经替你道过了。对了,听说你还把冈崎的照片到处拿给人看,问人家认不认识?”
薰再次闭口不言,她早就已经做好这事迟早会暴露的心理准备。
“你还在怀疑冈崎吗?”
“他是我心中的头号嫌疑人。”
“有关你这种异想天开的猜测,不是早就已经有结论了吗?而且如果那家伙就是凶手的话,他又怎么可能自己送上门来呢?”
“是吗?我倒是觉得冈崎他主动跑来找我们,其实是因为他觉得我们一旦去查手机通话记录,迟早会顺藤摸瓜地查到他,倒不如先发制人。”
“既然如此,那不就没理由把手机给拿走吗?”
“那是他在争取时间。主动来找我们之前,冈崎肯定一直在苦思冥想供述内容。”
“冈崎当时目击到了江岛千夏坠楼的瞬间,而且他还有证人。还是说,你觉得匹萨店的人也和他串通一气了?”
“我可没这么说。”
“那么你来说说,一个站在楼下的人,又是怎样杀害一个身在七楼的人的呢?”
“当然,我认为杀人的时候,冈崎也在那间屋里。我们能否认为他后来利用了某种机关,让尸体在他离开公寓之后才落下呢?”
“你的意思是说,从远处遥控尸体坠楼吗?”
“也有可能是用了定时器之类的装置……”
草薙抬头望了望会议室的天花板,做了个投降的手势:“案发之后,警察立刻就赶到了江岛千夏家里,如果当时屋里真有你说的那种装置,肯定早就发现了。”
“会不会是某种无法发现的装置呢?”
“比方说?”
“这个嘛……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我还是觉得有些蹊跷。听那个匹萨店的人说,当时雨已经停了,但冈崎却还是撑着伞,而冈崎说他之前在附近逛了一圈了。既然如此,他就应该察觉到雨已经停了才对。”
草薙缓缓地摇了摇头:“你想得太多了,虽然这宗案子里确实有许多令人难以理解的地方,但在找不到其他答案之时,你就应该去接受它。冈崎这人是清白的。”说罢,草薙转身背对着薰。
“草薙前辈,”薰绕到他身前,“我有个小请求。”
“什么请求?”
“能请您介绍那位给我认识吗?”
“那位?”草薙一脸不解地弯起了眉角,随后,他像是领会了薰的真意似的撇了撇嘴。
“就是那位帝都大学的汤川学副教授。”
草薙在脸前摆了摆手:“死了这条心吧。”
“为什么呢?我听人说草薙前辈您之前曾经多次采纳汤川副教授的建议,顺利地破了案。既然如此,那我不是也能去请他出面协助调查吗?”
“那家伙再也不会协助警方调查了。”
“为什么啊?”
“这个嘛……说起来话可就长了。而且那家伙的老本行是学者,不是侦探。”
“我并不是希望他能出面帮助我们侦破案件,只不过是想请他帮忙验证一下,看是否有可能在一定距离之外把尸体从七楼的阳台推落。”
“那家伙肯定要说,科学不是魔法。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草薙推开薰,向走廊走去。
“请您等一下,请看看这个。”说着,薰从手提包里拿出一张文件。
草薙一脸不耐烦地转过头来:“什么东西,这是?”
“是江岛千夏公司的办公桌里的东西,是一张修改现金卡密码的申请表。虽然还没有提交上去,但她确实是有过修改密码的打算的。”
“那又怎么样?”
“您觉得她为什么要修改密码呢?”
“大概是因为密码被人知道了吧。”
“不,我觉得应该不是这原因。”
“你怎么知道不是?”
“她那张卡的密码是0829。可她却觉得继续用这密码的话会有麻烦。”
“为什么?”
薰深吸了口气,缓缓呼出后说道:“因为冈崎光也的生日就是八月二十九日。”
“咦?”
“当然是个巧合,因为这张卡应该是江岛千夏在和冈崎开始交往之前老早就办好了的。但这种偶然的一致,却令江岛千夏感到十分危险。假如她和冈崎结婚,那么这张卡的密码就和她丈夫的生日一致了。她在银行工作多年,所以首先就会为这一点感到担心。”
听着薰的讲诉,草薙的表情开始出现了微妙的变化,他睁大的双眼之中,蕴藏着一股认真的光芒。
薰低下头:“求您了,就请您把汤川老师介绍给我认识吧。”
接着她听到了草薙重重的叹气声:“我会给你写封介绍信的。但我觉得多半要白费心机了。”

《伽利略的苦恼》txt网盘下载 http://pan.baidu.com/s/1hqKwrDa

上一篇:

下一篇: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