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为何三次反对美核袭大陆, 日记中一句话揭露了其中原委

    |     2016年4月13日   |   名人故事   |     0 条评论   |    793

蒋第一次反对使用核弹。蒋介石曾1950年12月1日日记上说:杜鲁门与美国朝野主张对中国共产党使用原子弹,应设法打破之。

1950年入朝的志愿军先后在西线和东线发起攻击,美国军队受到沉重打击。美军队统帅麦克阿瑟感叹:“投入北朝鲜的中国士兵是大量的,其数量还在不断增加”,“我们所面对的是一场全新的战争”。

11月30日,美国总统杜鲁门曾在记者招待会上宣称:“联合国部队不打算丢弃他们在朝鲜的使命”,“将采取任何必要的步骤应付军事局势”。记者问他,“任何必要的步骤”是否包括使用原子弹,杜鲁门说:“我们一直在积极地考虑使用它。”

显然,蒋介石12月1日的日记即针对前一天杜鲁门的讲话而发。“应设法打破之”,表明蒋介石不仅反对美国对中共使用原子弹,而且要采取某种行动。

蒋介石对于当时位于朝鲜半岛南部的韩国政府是完全支持的。6月26日,也就是朝鲜战争开始的第二天,蒋介石就立马召开会议,探讨出兵援韩问题。29日,他决定派出3个师,并且派顾维钧向美国政府交涉。后来,又很多次向美国表示,坚决支持韩战。12月1日,他曾让人转告麦克阿瑟:“韩战挫折甚念,如需中国尽力之处,无不竭诚效劳,愿共成败。”但是,当他一听到杜鲁门想用原子弹对付中共的“考虑”,还是坚决反对。其原因,据蒋日记自述,是因为觉得这个办法“不能生效,因其总祸根乃在俄国也”。

蒋第二次反对使用核弹。1954年4月17日,蒋介石拟定《本星期预定工作课目》中,其中第3项写道: 美国氢弹、原子弹不令用于越南与中国大陆 。

根据这一则日记可知,美国曾再次准备用原子弹,以至氢弹攻击越南和中国大陆,而蒋介石再次反对。蒋介石既然将之列入《本星期预定工作课目》,可见是几天之内就要做的工作 ,有其紧迫性。

次天,蒋介石日记云:“约见美太平洋总部霍华德参谋长。”显然,“‘不令’美国使用原子弹”,是蒋介石确定的对霍华德的谈话内容之一。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前后,胡志明领导的越盟在越南北方的河内建立越南民主共和国(简称“北越”)。法国为争夺对越南全境的控制权,于1945年9月对北越发动战争。1954年3月,在中国的军事援助下,越南人民军以优势兵力进攻奠边府,全歼法军1.6万人,俘虏法国步军司令德卡特莱少将,法军败局已定,准备撤出越南北部,而美国则准备介入。

为了反攻大陆,支援法军,蒋介石于当年2月命其副总参谋长彭孟缉制订一项“雷州半岛方案”,其内容是,在广东的雷州半岛登陆,以之为“第一滩头阵地”。向北,进攻广东、广西,威胁南宁;向南,进攻海南岛,阻断中共接济越南的通道。蒋介石觉得,这一方案“或易为美国所接受乎?”

从蒋介石日记可知,为了挽救法军在越南的败局,这时美国曾准备以氢弹、原子弹袭击越南和中国大陆。霍华德的台湾之行,旨在征询蒋介石的意见,而蒋介石的态度仍然是反对。

蒋第三次反对使用核弹。1954年10月20日,蒋介石日记云:召见叔明,详细询问其美空军部计划处长提议,可以向美国借给原子武器之申请事,此或为其空军部之授意,而其政府尚无此意乎?对反攻在国内战场,如非万不得已,亦不能使用此物。对于民心将有不利之影响,应特别注意研究。

叔明,指王叔铭由于他和美国空军之间长期而深厚的关系,因此美国有关方面选择他作为向蒋介石的传信人。蒋介石深知,自己初退台湾,立足未稳,根本不具备反攻大陆的条件。因此,他在 1951年《大事预定表》中强调,准备未完,切勿反攻;无充分把握,决不反攻;时机未成熟,亦不反攻。

美国人在很长时期内对蒋介石的反攻大陆计划不感兴趣,认为这只是蒋的梦想,因此,对蒋的军事援助也不很积极。到了1954年,美国人对蒋介石反攻大陆计划的冷漠逐渐出现转变迹象。10月11日,蒋介石致函艾森豪威尔,认为如果苏联首先使用氢弹,先发制人,则“氢弹一落,全世界人心震惊,其必同时萎缩、昏迷,不知所至,更不知如何能图报复。”

因此,他建议美国,“不如助我反攻大陆,让敌人专致力于此,而无暇顾及其他,是为长期消耗敌力,陷入泥淖,不能自拔之一法。”美国空军部计划处向蒋介石提议,只要蒋申请,便可以借原子弹供反攻大陆之用,很明显与这一背景有关。

蒋介石非常清楚原子弹的厉害,也知道此物对他反攻大陆会有很大的帮助,但他更清楚,此物“使用”不得,一旦使用,“对于民心将有不利之影响”。后来的历史表明,蒋介石终其一生,并没有向美国方面提出有关“申请”。蒋介石虽然是个反共的政治家,但是,他懂得争取“民心”的重要。一旦他向美国人借用原子弹,那么,不仅反攻大陆不会成功,而且,他就将永远成为民族的罪人了。可见,蒋还是用自知之明的。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