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迹

    |     2016年6月12日   |   文学著作   |     0 条评论   |    1655

小说设定在一个虚构的奥汀大陆,讲述了一群被称作“王爵”、“使徒”的人为捍卫荣誉,争夺权力而发生的故事,其间辅以亲情、友请故事的插入,使得故事情节曲折而动人。故事的语言延续了作者华美、柔婉、秀丽的特色。

《爵迹》txt百度云下载 http://pan.baidu.com/s/1mi6eECg

【西之亚斯蓝帝国?福泽镇】

金斯走进驿站大堂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窗外的夕阳把坐落在福泽镇口的这家驿站笼罩在一片温暖而迷人的橙色光芒里。从门口望出去,是一条笔直的小道,稀疏的行人背着各种行囊,偶尔有马车运送者福泽镇特产的香料和手工缝制的皮革离开这个小镇,最近福泽镇的香料在南方靠海的港口卖得特别好。

道路两边的绿草,在初冬的时节里,已经枯黄成一片了,风卷起枯草碎屑,扬在空气里,像金色的沙尘。

阳光把初冬里的世界,刷成一片温馨的金色。

但金斯并不关心门外的风景,他看的是此刻坐在驿站大堂里的人。

同样也在打量着驿站内客人的,还有此刻正在穿梭在桌子和桌子之间端茶送水的麒零。

要形容麒零的话,有很多形容词,从小时候经常听到的伶俐、水灵、乖巧、漂亮,到长大后听得比较多的俊美、挺拔、英气。麒零的目光像星辰,笑容似弯月。驿站门口每天都有很多福泽镇上的少女特意绕路过来看他,看他扎着乌黑的头发卷起小半截袖子檫桌子、洗盘子,他结实的小手臂散发着成熟少年特有的活力。看他蹿上后院的果树摘果子吃。当然,麒零也经常冲她们抛媚眼,他天生好看,虽然是个穿着洗得发旧的衣服的店小二,但身上却仿佛笼罩着一股贵族的气质。

镇上去过帝都格兰尔特的人都说麒零像是帝都里的人,锋利的眉毛,光芒流转的瞳仁。但麒零从出生到现在十七年,一步都没有离开过福泽镇。他倒是整天都想去格兰尔特,但从来没有离开过福泽镇一步。

但今天,这个位于福泽镇路口的驿站里,却坐着五个来自帝都格兰尔特的人。

他们的目标,都是今晚会出现在福泽镇的魂兽【冰貉】。

麒零这几天一直听着镇上的人们说来说去,不过,对于他们口中说的什么魂兽啊、魂术师啊之类的名词,麒零实在太过陌生了。虽然他知道整个奥汀大陆都是建立在“魂力”的基础上,但他所接触过的唯一和魂力有关系的,就是镇上那个八十多岁的老太婆,镇上的人都传说她年轻的时候是帝都名门望族里的一个婢女,偷偷学了点魂术,溜回了福泽。但麒零唯一见过她使用魂力的时候,也仅仅只是能让井里的水自动喷涌上来灌满她的水缸。并且只是这个动作,就几乎要了她的老命,每次都气喘吁吁像是快要一命归西的样子。

麒零特别失望。他每次都会向过往的旅客打听关于帝都和帝都里那些魂术师的事情。但能来福泽的旅客多半也不是什么厉害的角色,对帝都里由皇室血统一直掌控着的魂术,也仅仅只是有所耳闻而已。

所以,当驿站里突然出现五个来自格兰尔特的魂术师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像是被烧得沸腾的开水一样,一刻都不能静止下来。

金斯瞄了瞄四周,然后挑了一个已经有人的桌子坐了下来,他还没坐稳,他对面的那个女人就说话了:“这个桌子有人了,你没看见么?”

金斯抬起头,露出爽朗的笑容。

三十出头的金斯,是帝都里小有名气的魂术师,他的家族也一直都是以精湛的魂力控制而出名,也算是名门世家了。他扬了扬精心修剪过的眉毛,对着对面穿着暗绿色衣服的女人说:“看见了。”说完他抬起手倒了一杯茶,“所以呢?”他抬起深邃的眼睛,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金斯拿起杯子,端到一半,刚想送到嘴边,杯子突然嘭的一声碎开来。四溅的液体固成一颗一棵珍珠般大小的水滴,在桌面上七上八下地弹跳着,这些水珠没有结冰,却像是也不会散开的固体一般四处弹跳着。

站在一旁的麒零看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金斯低头笑笑,轻轻地摊开手,那一瞬间,所有的水珠像是被巨大的吸引力牵扯着一般全部回到他的手心,麒零还没怎么看清楚,一个玲珑剔透的冒着森然寒气的冰茶杯就出现在金斯的手里。金斯拿过旁边的茶壶,把滚烫的茶水倒进这个冰杯里滚滚的热气中,却不见那个冰杯有任何的融化。

对面的女人脸上像是笼罩着一层寒霜,她刚要站起来,金斯就抬起手,示意她坐下。金斯喝了一口茶,幽幽地说:“你还是留着魂力抓【冰貉】吧,或者,留点魂力,好逃命。”金斯的笑容灿烂而自信,“你说对么,露雅?”

这个穿暗绿色衣服叫露雅的女人没有说话,倒是隔壁桌子的一个中年男人说话了:“反正【冰貉】只有一个,迟早都要抢,早打晚打都要打,不如现在就死一个痛快。”

金斯回过头去,露出了厌恶的表情。他最不想看见的人,此刻就坐在他隔壁的桌子。托卡。金斯摸了摸袖子里自己断掉的那根小指,用怨毒的目光看了看托卡。三年前在围捉魂兽【流云】时,托卡和自己抢夺,用冰剑砍掉了自己的小指,但最后托卡也没有捉到【流云】,最后收服【流云】的是帝都里一个年仅八岁的小郡主。

现在托卡狂妄地冲着金斯笑着,露出他脏兮兮的牙齿。

“抢【冰貉】又不一定要死,这样说多伤和气呀。”坐另外一桌的一个看上去非常艳丽的女人也跟着说话了。她穿得像一个在镇与镇之间巡回演出的舞娘,浑身吊满了铃铛和五彩廉价宝石。不过,她的身份可一点都不廉价。

金斯看见她之后,深深地吸了口气用一种半畏惧半厌恶的口气,说:“流娜,你不是已经有【红日】了么,你来凑什么热闹。”

流娜娇嗔地笑了笑,转过头对着自己身边的空气说:“可是【红日】一个人久了,也会孤单的啊,你说对吧,【红日】?”话音刚落,流娜身边的空气突然像是液体一般扭动出一个透明的漩涡,然后轰然一声巨响,一头两人来高的雄壮的红狮子突然显影在流娜身边,不停地咆哮,它双眼像是烧红的铁珠,张开的血盆大口喷薄出灼热气流让空气波动出无数透明的扭曲来。

本来还在驿站大堂里悄悄议论着他们的小镇上的人,此刻纷纷落荒而逃。他们从来没有看见过真实的魂兽。

驿站大堂里很快就空了下来,只剩下他们四个,和站在一边端着茶壶吓得完全不敢动的麒零。

托卡和露雅都在鼻子里哼了一声,没有做声。

金斯看得也很不舒服,但是他也没办法发作。就算流娜不召唤出魂兽来,光是凭流娜自己,在魂力上就和金斯不相上下了。金斯深吸了一口气,转头看向户外渐渐昏暗下来的天色。

“哎呀,怎么还有这么多人呀?”一个稚嫩但有透出一股说不出的诡异感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驿站楼上正走下来的小女孩,十二三岁的样子,穿着紫色的及膝长袍,赤脚站在楼梯上,手上和脚上都挂着一圈一圈银白色的金属手环脚环。

“突然有点……不高兴呢。”

幽幽的,像一潭死水的声音。配合着她脸上麻木而空洞的表情,看上去就像这句话不是她说出来的一样。空气里的氛围迅速地变得诡异而扭曲起来,像是弥漫着从死亡沼泽上吹过来的腥臭。

小女孩慢慢地一步一步走下来,走过露雅身边的时候,她轻轻转过头,面无表情地看着露雅,把头轻轻一歪:“那,就先少一个吧。”

然后露雅的头,莫名其妙地,咣当一声掉在地上。

露雅失去头颅的躯干还笔直地坐在桌子面前,脖子上碗大的血洞,往外汩汩喷血。

麒零手里的茶壶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他看着直挺挺的坐在桌子面前的没有头的尸体,全身像是被死神透明的大手攫住了一样,一动不动。

小女孩从露雅的尸体边走过,然后慢慢走向麒零,每走一步,身上银白色的金属环就叮当作响,听起来说不出的诡异。

她看也没看麒零,从麒零身边走了过去,一直走到流娜面前。她转头看向红色的狮子,目光里是一个小女孩天真的疑惑,她用天真而脆生生的声音说:“为什么它会在这里呀?它不知道【冰貉】马上要来么?”

她小小的身躯站在巨大的火红色雄狮面前,抬起头,天真地望着它。

【红日】在她目光的注视下,却像是看见怪物般,越来越退缩。流娜站起来,挥了挥手,【红日】溃散成一团红色的烟雾,消失在空气里。

小女孩慢慢地走到一个角落的椅子面前,然后转身坐在椅子上,把腿缩起来,抱着膝盖,整个人小小地,陷在椅子的空间里。她拖着她圆圆的小脸,用她灵动的大眼睛,像是看着一群死人般,把目光从房间的人脸上一一扫过。

流娜压抑着内心的恐惧,站起来,对着小女孩说:“如果你也是来和我们抢【冰貉】的,那我认输,我可以退出。”

小女孩认真地皱起眉头,她摇了摇头,用一种像是从遥远的空间传递过来的幽幽的声音,认真地说:“不是啊,我不是来和你们抢【冰貉】的呀。”

小女孩歪了歪脑袋,看着托卡,像是在思考他的问题,她目光空洞地看着托卡,说:“他们,就是他们呀。”然后停了停,说:“他们不是你。”说完把头转回来,盯着问外道路尽头,一动不动。

而托卡坐在桌子前面,也是一动不动。

站在离托卡近一些的麒零,已经弯下腰忍不住呕吐了起来。

从托卡的两只脚下的地面上,不知道什么时候,长出了像是藤蔓般疯狂的几株锋利而尖锐的冰晶,银白色的冰晶穿透他的脚底,一直从小腿、大腿内部往上穿刺,最后从胸膛处密密麻麻地扎了出来,像是有一颗巨大的白色海胆从他的胸膛里爆炸了一样。无数水晶石般锋利的冰刃,此刻把他的尸体装点得像是一个雕塑。他的血和肠子,淋淋地挂在这些银白色的冰晶体上。

死亡的黑暗从头顶笼罩而下,不断攀升的寒冷气息,在驿站大堂里卷动着。流娜站起来,看着小女孩,满脸恐惧,“……你到底是谁……”

小女孩没有看向流娜,而是抱着膝盖,抬起头看着天花板上面不知道什么地方,她的目光空洞而又苍白,像是可以穿透屋顶直接看见外面越来越黑压压的天空。

头顶的苍穹乌云密布,像是巨大布匹般不停卷动的气流,把云层撕成絮状的长条。

“连我你都不认识啊……”小女孩把目光放下来,甜甜地笑着。

“她是……【骨蝶】莉吉尔……”金斯从战抖的喉咙里,嘶哑地挤出这句话来。

“哎呀,你认识我啊?”莉吉尔幽幽地看着金斯,笑容像是雾气里妖艳的一朵花,“还是说……你看见它了?”

小女孩蜷缩在光线昏暗的角落椅子里,但是她身上却笼罩着不知道从哪儿来的绿幽幽的若隐若现的光芒。而此时,在她的身后,庞大的空间里,却挤满了一只……一只不知道怎么形容的蝴蝶一样的生物。它因为太过庞大,只能把翅膀扭曲着挤在莉吉尔身后的空间里,它几乎快要把整个屋顶撑破了。它的鳞片都闪烁着绿色的幽光,而且,组成它翅膀的那些支架,全部都是一根一根森然的白水晶一般的骨头,它翅膀的膜看起来是一种让人恶心的柔软,而且翅膀的边缘长满了湿漉漉的像是章鱼触手一般的东西。整个巨大而阴森的蝴蝶,看上去就像一只黏糊糊的彩色蝙蝠一样扭曲在莉吉尔的身后一动不动。

“它很漂亮吧……”莉吉尔伸出手,抚摸着她头顶上【骨蝶】垂下来的一根黏糊糊的触手。

麒零缩在驿站的角落边上,他想跑,可是整个人都被恐惧牢牢地抓着,他看着眼前依然目光空洞的小女孩,又看着刚刚仓皇离开驿站的金斯和流娜,他完全被吓傻了。

如果之前对魂力世界充满了向往的话,现在的麒零,只想赶紧逃出这个噩梦。

莉吉尔这个时侯转过头来,看着麒零,“我饿了。”她身后的【骨蝶】突然化成了一滩绿色的浓浆,汩汩地从墙上淌下来,顺着莉吉尔的后背流进她的身体。“你去找点吃的东西给我。”

麒零点点头,上下牙齿害怕得直哆嗦。他一边点头一边跌跌撞撞地准备朝后院跑。

“喂,”麒零刚刚要跨出后门,莉吉尔叫住他,“你最好跑快一点哦,你要逃走的话,我会不高兴的呢。”

麒零走出大堂之后,莉吉尔回过头来,目光盯着驿站门外,“哎呀,他们来了。”

金斯和流娜的尸体横在驿站之外大概两百米的地方,月光从天空上照下来,在他们的尸体上覆下一层薄薄的霜。

一刻钟之前,驿站的大堂里只剩下莉吉尔一个人,而现在,突然重新变得热闹起来,加上莉吉尔和麒零,一共十个人。

新来的八个人穿着银白色干净高贵的长袍,男的都戴着一看就身份显赫的头饰,腰间都佩戴者黄金佩剑。而女的都穿着如雪如雾般飘逸的纱裙,那些纱裙随着她们的行走和动作如同烟雾一般在她们身上无风而浮,轻轻地荡漾着,像缓慢变换的雾气,看上去就像是神界的人一样。她们的手腕上都有一串冰蓝色的手链,看上去就像是大海的眼泪一般晶莹剔透。

他们八个人坐在大堂的一边,而对面,依然是窝在椅子里懒洋洋像是灵魂出窍般诡异的莉吉尔。

明显的两个气场弥漫在大堂里。

“你们‘神’氏家族的人,怎么也来凑这个热闹,”莉吉尔看着对面八个白衣如雪的人,冷冷地说,“你们的魂兽还不够多么?”

对面的八个人看着莉吉尔,虽然没有露出恐惧的神色,但是多少还是显得有点忌惮。这从他们八个刚刚开始走进驿站的时候,就看得出来。他们看见一个人窝在角落的莉吉尔时,明显地露出了吃惊的神色。

坐在八个人中间的一个三十岁的男人,看上去像是这些人的首领,他一边喝着麒零倒给他们的茶水,一边低沉着声音说:“有能力吞噬【冰貉】的人不多,所以,我们神氏家族自然回来,而且【冰貉】是高级的水属性,百年一见,当然我们愿意前来。”他放下茶杯,看着莉吉尔,“倒是你,在帝都格兰尔特放肆还不够么,还要到这里来。”

“哎呀,哎呀……”莉吉尔把脚放下来,伸了个懒腰,“就像你说的,在帝都格兰尔特我都那么放肆,在这种小镇上,我更会是翻天覆地的呀。”

她缓慢地站起来,左右轻轻摇晃这身体,身上的手环脚环叮当作响,“只是你们一下子来这么多人,我一个人要和你们抢,好吃力呢。”

麒零本来给莉吉尔送了饭菜过来,并且给新的客人倒上茶水之后,就准备开溜了。说实话,无论他对这些来自帝都的神秘魂术师有多么的好奇,在接连看着死了那么多人之后,他一秒钟都不想再多留。

正在他要端着茶壶从后门溜走的时候,他脚下不知道被什么一绊,整个人失去重心往前面摔出去。

他本来已经闭上眼睛准备砸在地上了,但是,突然一阵软绵绵的触感,像是摔在了软软的床上。

麒零睁开眼睛,面前是一张漂亮得让人觉得是女神一样的脸。他低下头看见自己摔在一张银白色的网上,那些白色的蛛丝一样的线交错纵横在空气里,把茶壶、杯子和自己,都承接在上面。

麒零赶紧挣扎着站起来,然后听见刚刚看着自己的那个女孩子对自己说:“你没事吧?”说完,她扬起手,瞬间那些银白色的蛛丝刷刷地像烟雾般抽回她的手心里。

“我……没事。”麒零脸迅速发烫,他看着面前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女孩子,白色飘逸的长袍纱衣,黑色的头发像是流动着光泽的黑墨般轻轻挽起在头顶,她的眼睛圆润而乌黑,长长的睫毛像雾一样,把她的眉眼修饰得极其润泽,她尖尖的小脸,肌肤像是软雪一般。她整个人就像是一个年轻而高贵的公主。

“我叫神音,是从帝都格兰尔特来的。”她看着麒零,轻轻地微笑着。

“我叫麒零……”本来想要逃跑的麒零,现在却被牢牢地吸引住了,如果说刚刚他还觉得之前的场景想一个梦魇的话,现在,他真觉得自己实在最美好的梦里了。他隔着神音小心地在她边上站着,胸膛里翻涌着少年的年轻血气,他从来没在小镇上看过这么漂亮的女孩子。

“你坐下来吧,别站着了。”神音冲他招招手。

麒零惶恐而激动地坐下来,他看着神音美丽得几乎不食人间烟火的脸,“姐姐……你也是魂术师么?”

“嗯,是啊,我们都是。”神音把手放在桌子上,手腕上是那串蓝得纯粹剔透的宝石手链。“我们家族在帝都也是挺有名的家族了,家里的人都是魂术师。他们都是我的亲人,你看刚刚说话那个,”神音把头靠过来,小声地对麒零说,“他是我的哥哥,神斯,他平时就老板着一张脸,老吓人的。”

麒麟看着靠近自己的神音,感觉呼吸都急促了很多。鼻尖上是从神音身上散发出来的一阵又一阵稀薄的玉兰花香,若有若无的,毫不浓郁,却非常明显。

“哇,那你们是帝都里最厉害的魂术师么?”麒零眼睛里闪着光,他对魂术世界的好奇又开始翻涌了起来。

“你说我们啊?我们家族在魂术师里还算不错吧,但是,如果是整个魂力世界的话,最厉害的人,已经不叫魂术师了,他们被称做【王爵】,他们是整个魂术世界的巅峰。”神音看着面前好奇的麒零,一边轻笑着,一边对他解释。反正离【冰貉】出现还有点时间,与其在家族那边一言不发地待着,还不如和这个少年聊天。

“啊?那你哥哥是【王爵】么?”麒零问

“我哥哥啊?”神音看着面前这个对魂术世界一无所知的少年,“可能一万个我哥哥,都能被王爵【瞬杀】吧。”

“瞬杀?”

“嗯……就像这里之前,【骨蝶】莉吉尔杀掉露雅和托卡一样。在魂术师的世界里,如果两个人的魂力级别相差太远,近乎于压倒性优势的话,那么,强势的一边,是可以完全压抑对方的魂力使之无法释放,而在一瞬间就能杀死对方的。”

“【王爵】这么厉害啊?!”麒零瞪大了眼睛。

“当然了。你对我们的世界不了解。我们从小到大,能见过【王爵】的人屈指可数。【王爵】对我们从小学魂术的人来说,就像是天上的天神一样,很少出现在大家的视线里,很多时候他们都像是传说一样存在着。”

“有多少个【王爵】啊?”麒零忍不住问。

“只有七个,”神音的脸在灯光下看起来就像是用圆润的美玉雕刻出来的一样没有瑕疵,“从我们帝国有历史记载开始,【王爵】一直都只有七个。只有老的【王爵】死亡了,才会有新的人成为【王爵】替补上去。【王爵】不会变多,也不会变少,永远都只有七个。”

“他们每个人都那么厉害么?”

“不是,【王爵】按照魂力有区别的,从第七度【王爵】到第一度【王爵】,魂力越来越厉害。而其中前三度的【王爵】,在他们成为【王爵】之前,我们几乎所有人都不知道他们是谁,他们长什么样子。他们从来也没有在我们的国家里出现过。在我还没有出生的时候,有一年,北之峡谷里的成千上万头魂兽不知道什么原因而集体失控了,那个时侯,我娘见过第四度【王爵】出来镇压那些魂兽.那也是我们家族历史上,见过的最高级别的【王爵】了。没有人知道他们的魂力究竟有多大,也没有人看过他们的魂兽是什么样子。”

“为什么每人看过啊?就连我都看过两个魂兽了,一个狮子,一个蝴蝶……还是蝙蝠啊?我不知道那个东西是什么,我都没敢看,太可怕了。”麒零小声对神音说,同是偷偷地瞄着莉吉尔,怕被她听到。

“一般魂术师的魂兽当然比较容易看到啦,我的魂兽也经常放出来的。但是【王爵】他们就不同了,一来他们本身就很少在人间走动;二来他们的魂力高得可怕,几乎不会遇见什么紧急关头是需要他们释放魂兽才可以解决的。”神音说起【王爵】的时候,脸上是一种无限尊敬和崇拜的表情。

麒零看着她美若天仙的面孔,不由也跟着幻想【王爵】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想了会儿,麒零突然想起来,问神音:“姐姐你的魂兽是什么啊?”

神音抿着嘴笑了笑,说:“还是别告诉你了,怕吓着你。”说完她指了指刚刚凝结银白蛛丝一般的网的地方,麒零突然想起了什么,脸色苍白地说:“别放出来……我最怕那玩意儿了……”顿了顿,“那他们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七个人了啊!了不起!”

“嗯,应该说是我们亚斯蓝帝国最厉害的七个人吧。因为奥汀大陆是被分为东南西北四个国家的。我们是西方的水源亚斯蓝,还有东方的火源弗里艾尔帝国,北方的风源因德帝国,和南方面积最大也最神秘的地源埃尔斯帝国。每个国家,都有七个【王爵】。应该说,他们二十八个人,是这片大陆上魂力的最巅峰。”

“对了,姐姐,你们说的那个【冰貉】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它是魂兽啊,就是如果你能捕获得了它,就可以让它成为被你的魂力驾驭的魂兽,无论是对敌还是做什么别的事情,都会帮到你很多。而且魂兽的魂力一般都是比人的魂力要高的。说简单一点,你可以把魂兽当做我们的武器。而这一次的【冰貉】,因为是属于高级水元素魂力的魂兽,对于我们出生在亚斯蓝帝国的人来说,是非常好的魂兽。因为我们生长的这片领域,是水属性的大陆,我们魂力对水的控制是最强的。所以好多人都想得到它。但是没一点级别的人,根本就是来送死。”

“姐姐你不是有魂兽了么,那你还来?”

“我一点都不想要【冰貉】,是我哥哥神斯想要。”神音轻轻地吐了吐舌头。麒零看呆了。

“那你们干吗来这么多人啊?”

“【冰貉】也算挺厉害的魂兽了啊,虽然没有我的【织梦者】厉害,哈哈,”神音悄悄地靠近麒零,“别对我哥说,不然他又该生气了。捕捉魂兽的时候是特别危险的时候,因为要释放自己绝大部分的魂力去吞噬掉对方的魂力,我说简单些吧,就是等于把你的魂力**裸地从**里释放出来,然后去吞噬对方的灵魂,这个过程一不小心,就容易被对方反吞噬了。那可就不好玩儿了啊……所以,我们今天等于是来帮我哥哥做围捕猎人的。”

“啊原来是这样……”麒零点点头。

天彻底地黑了下来。

道路尽头的森林,在夜色中显示出一股骇人的寂静。深不见底的黑暗里,一阵一阵庞大的脚步声,像是巨大的鼓点,越来越近。

“有多少个【王爵】啊?”麒零忍不住问。

“只有七个,”神音的脸在灯光下看起来就像是用圆润的美玉雕刻出来的一样没有瑕疵,“从我们帝国有历史记载开始,【王爵】一直都只有七个。只有老的【王爵】死亡了,才会有新的人成为【王爵】替补上去。【王爵】不会变多,也不会变少,永远都只有七个。”

“他们每个人都那么厉害么?”

“不是,【王爵】按照魂力有区别的,从第七度【王爵】到第一度【王爵】,魂力越来越厉害。而其中前三度的【王爵】,在他们成为【王爵】之前,我们几乎所有人都不知道他们是谁,他们长什么样子。他们从来也没有在我们的国家里出现过。在我还没有出生的时候,有一年,北之峡谷里的成千上万头魂兽不知道什么原因而集体失控了,那个时侯,我娘见过第四度【王爵】出来镇压那些魂兽.那也是我们家族历史上,见过的最高级别的【王爵】了。没有人知道他们的魂力究竟有多大,也没有人看过他们的魂兽是什么样子。”

“为什么每人看过啊?就连我都看过两个魂兽了,一个狮子,一个蝴蝶……还是蝙蝠啊?我不知道那个东西是什么,我都没敢看,太可怕了。”麒零小声对神音说,同是偷偷地瞄着莉吉尔,怕被她听到。

“一般魂术师的魂兽当然比较容易看到啦,我的魂兽也经常放出来的。但是【王爵】他们就不同了,一来他们本身就很少在人间走动;二来他们的魂力高得可怕,几乎不会遇见什么紧急关头是需要他们释放魂兽才可以解决的。”神音说起【王爵】的时候,脸上是一种无限尊敬和崇拜的表情。

麒零看着她美若天仙的面孔,不由也跟着幻想【王爵】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想了会儿,麒零突然想起来,问神音:“姐姐你的魂兽是什么啊?”

神音抿着嘴笑了笑,说:“还是别告诉你了,怕吓着你。”说完她指了指刚刚凝结银白蛛丝一般的网的地方,麒零突然想起了什么,脸色苍白地说:“别放出来……我最怕那玩意儿了……”顿了顿,“那他们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七个人了啊!了不起!”

“嗯,应该说是我们亚斯蓝帝国最厉害的七个人吧。因为奥汀大陆是被分为东南西北四个国家的。我们是西方的水源亚斯蓝,还有东方的火源弗里艾尔帝国,北方的风源因德帝国,和南方面积最大也最神秘的地源埃尔斯帝国。每个国家,都有七个【王爵】。应该说,他们二十八个人,是这片大陆上魂力的最巅峰。”

“对了,姐姐,你们说的那个【冰貉】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它是魂兽啊,就是如果你能捕获得了它,就可以让它成为被你的魂力驾驭的魂兽,无论是对敌还是做什么别的事情,都会帮到你很多。而且魂兽的魂力一般都是比人的魂力要高的。说简单一点,你可以把魂兽当做我们的武器。而这一次的【冰貉】,因为是属于高级水元素魂力的魂兽,对于我们出生在亚斯蓝帝国的人来说,是非常好的魂兽。因为我们生长的这片领域,是水属性的大陆,我们魂力对水的控制是最强的。所以好多人都想得到它。但是没一点级别的人,根本就是来送死。”

“姐姐你不是有魂兽了么,那你还来?”

“我一点都不想要【冰貉】,是我哥哥神斯想要。”神音轻轻地吐了吐舌头。麒零看呆了。

“那你们干吗来这么多人啊?”

“【冰貉】也算挺厉害的魂兽了啊,虽然没有我的【织梦者】厉害,哈哈,”神音悄悄地靠近麒零,“别对我哥说,不然他又该生气了。捕捉魂兽的时候是特别危险的时候,因为要释放自己绝大部分的魂力去吞噬掉对方的魂力,我说简单些吧,就是等于把你的魂力**裸地从**里释放出来,然后去吞噬对方的灵魂,这个过程一不小心,就容易被对方反吞噬了。那可就不好玩儿了啊……所以,我们今天等于是来帮我哥哥做围捕猎人的。”

“啊原来是这样……”麒零点点头。

天彻底地黑了下来。

道路尽头的森林,在夜色中显示出一股骇人的寂静。深不见底的黑暗里,一阵一阵庞大的脚步声,像是巨大的鼓点,越来越近。

天上微微下起了小雪,开始只是一点点零星的雪花,在夜色里反射出星屑般的亮光来。

而一转眼,气温飞速地下降,前一秒还是松软泥土的地面,下一秒钟就变成了结实的结满了冰的冻土。

黑暗森林里,无数的冰雪用一种席卷一切的速度,轰然向前扩散着,像吞噬一切般冻结了天地间的一切。

“姐姐你还要喝水么,我去帮你拿。”麒零打了个寒战,看向窗外,好像起风了。

刚说完,一只离他们远远的窝在椅子里的莉吉尔,这个时侯站了起来,她甩了甩手,叮叮当当的手环撞击出音乐一样的声音来。她的瞳孔散发出冰蓝色的骇人光芒,脸上依然是那副又纯真又诡异的笑容,“哎呀,好像来了呢。”

说完,她轻轻地,一步一步缓慢地朝门外走去,角落里那只一直扭曲盘踞在那里的肉骨状的巨大蝴蝶,从一团模糊而氤氲的绿色光芒里显露了出来。莉吉尔走过神斯旁边的时候,看了看他,然后微笑着说,“那我先去了——”刚说完,她突然把手往后一甩,全身扭曲成一个极其古怪的像是飞鸟展翅起飞前的一个姿态,而下一秒钟,突然一声巨响——

刚刚扭曲在角落里的那只巨大的骨蝶突然在空气里显形,然后一瞬间用尽全力振开自己的翅膀,刷的一声冲上了天空,它完全张开翅膀之后,就像是一个笼罩在天空里的巨大幽灵,无数黏稠的绿色汁液,从它的翅膀上甩开,像是下雨一样。半间屋子和屋顶,被撞破成无数的木头碎片往下砸,麒零刚要逃,神音轻轻地抬手在们头上“嗡——”的一声撑开了一面巨大的银白色丝网。所有碎片都砸在网上。

莉吉尔看着神斯,没有张口,却有冷冰的声音从她那张诡异笑容的脸上发出来,她说:“哎,你看,我真是运气不好,遇见这么强的对手要和我抢【冰貉】,我只能先下手为强了啊。”

神斯冷冷地笑着,说:“你知道就好。”

莉吉尔歪着头,呵呵笑着,然后走出了驿站。她走到门外的时候,回过头,看着驿站里面神斯的背影,低低地梦呓一般地说:“我说的,可不是你呢,我说的是在那边和小朋友聊天的那一只,我和她比起来,真正是怪物的,是她才对吧……”

房间里,正在说话的神音,此时轻轻地把脸转过来,望着问外的莉吉尔,对她微笑起来。

【骨蝶】莉吉尔离开之后,房间里只剩下神氏家族的人,和麒零。

坐在神斯边上的看起来年纪稍微大一些的一个女人,对神斯说:“我们真的要让她先去么?”

神斯说:“放心好了,就凭她,一个人是没办法吞噬掉【冰貉】的。让她先去消耗掉【冰貉】的一些力量好了。”

麒零听到这里,本来对莉吉尔完全没有好感,这个时侯突然觉得她有些可怜。特别是看着她小小的十二三岁的女孩子的背影消失在问外道路的尽头——当然,如果抬头看到此刻正在她头顶盘旋振翅的那个巨大的【骨蝶】幽灵的话,又是另一番感受了。

一盏灯的时间之后,麒零实在受不了房间里的寂静了。可能是因为大家都在准备等下的围捕,所以,连神音也不怎么说话了。

麒零刚想离开,就突然一阵刺骨的寒冷从胸膛蔓延开来。他双脚像是失去力气一般,直接跌坐在椅子上。

一瞬间,整个屋子被白色的光芒笼罩起来,地面上一层薄冰,从门外蔓延进来,很快,就把整个地面冰冻了起来。

莉吉尔站在门外面,她脸上是那种因为极度的兴奋而微微扭曲的笑容,看得人毛骨悚然。

空气里弥漫着一种介于弦音和蜂鸣之间的诡异响声,把耳膜刺得发痛。窗外的亮光越来越惨白,像是凄惶的世界末日来临一样。

她像刚刚离开的时候那样,一步,一步,走了进来,她轻轻地抬起左手,半掩着嘴,“呵呵,真是开心呢,今天……”她目光从屋子里每一个人的脸上扫过去。

神斯一颗心突然坠了下来。他恨得咬紧了牙。“看来,我还是低估了你的魂力……今天算了,【冰貉】我不要了!”他猛地站起来,压抑着愤怒,准备走。

“哎呀,”莉吉尔诡异地笑着,“我还没说完呢。”

当神斯回过头看她的时候,他像是看见了最可怕的梦魇一样,惊讶地倒退两步。

而麒零,已经坐在椅子上动不了了。

【骨蝶】莉吉尔的右肩到腹部,突然像是被无形的刀劈开了一样,突然从身子上垮了下来,她的右半边胸腔里的内脏、肠子,哗啦啦地流了一地,她的目光浑浊,但她还是依然笑着,“我高兴的是,呵呵……呵呵呵呵呵……今天,大家都要死在这里了呢。”她的双脚,突然又断成了四五截,她整个人像一堆碎块一样堆在地上,她长长的头发浸泡在她的血浆和内脏里,“来的不是【冰貉】……是【苍雪之牙】……我们得到的情报,都错了呀……”

说完,她的头从中间裂成了两半。

神音和麒零回过头,不知道什么时候,神斯的胸口,已经爆炸出了一朵巨大而璀璨的冰雪之花,锋利而坚硬的花瓣,从胸口拥挤而出,内脏和肠子,挂在钻石一般的冰雪上,冒着滚滚的热气,再一瞬间,就结成了冰。

《爵迹》txt百度云下载 http://pan.baidu.com/s/1mi6eECg

上一篇:

下一篇: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