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饭店

  • 假面饭店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小说文学

假面饭店

内容简介

日本著名推理小说作家东野圭吾最新作品《假面饭店》

日前由北京书中缘图书引进,中文版将于9月上市。

据知,该书被东野圭吾自认是一生中的巅峰之作,“我甚至觉得我以后的发挥永远都不会再超越这次了。”

同时,《假面饭店》也是东野圭吾执笔25年的纪念之作。前两部《麒麟之翼》和《真夏方程式》分别是“加贺恭一郎”系列和“伽利略”系列的续作,而《假面饭店》则是全新的故事。东野圭吾说,“我能感受到自己在这本书中将想象力发挥到了极限,同时也能感到这部作品一定能够直击读者内心深处。”

《假面饭店》主要讲述在高档酒店“东京柯尔特西亚”发生的连续预告杀人事件。负责追踪事件的警视厅刑警新田浩介扮成服务生混入酒店,与前台小姐山岸尚美一起探索连续杀人事件之谜。故事由东京都内发生的三件连续杀人事件现场遗留的数列暗号为开端,搜查总部通过对这三次事件的暗号进行分析,推断出第四次杀人将发生于“东京柯尔特西亚酒店”。为了阻止第四次事件的发生,数名搜查员被安置在酒店内,以服务生的身份进行搜查行动。其中一名搜查员便是搜查一科的刑警新田浩介。东野圭吾通过他呈现了一个凡人的成长过程,以及人与人之间从相互戒备到主动理解等微妙的心理变化描写。

作者介绍

东野圭吾,日本著名作家,1958年生于大阪,直木奖、推理作家协会奖、江户川乱步奖、本格推理小说大奖等日本重要文学奖项得主,出道20余年来作品逾60部。

  早期作品多为精巧细致的本格推理,随着写作功底浸润日深,涉及领域也不断延伸,对社会现象的剖析日渐精微。后期笔锋越发老辣,文字鲜加雕琢,叙述简练凶狠,情节跌宕诡异,故事架构几至匪夷所思的地步,擅长从极不合理处写出极合理的故事,功力之深令人瞠目骇然。

  1985年,《放学后》夺得第31届江户川乱步奖,开始专职写作。

  1997年,《名侦探的守则》入围第18届吉川英治文学新人奖。

  1999年,《秘密》获第52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入围第120届直木奖。

  2000年,《白夜行》入围第122届直木奖。

  2001年,《单恋》入围第125届直木奖。

  2003年,《信》入围第129届直木奖。

  2004年,《幻夜》入围第131届直木奖。

试读

 1

电话响起,是内线;从十六楼的电梯厅打来的内线电话。

山岸尚美有不祥的预感。刚刚才处理完一名男性客人的住房手续,提供给这位客人的是十六楼的单人房。五、六分钟前,门房小弟町田拿着行李、带客人去房间。町田是刚进公司一年的新人,尚美忧心忡忡,希望他别犯甚么大错才好。

“喂,这里是柜台。有甚么事吗?”尚美问。

“我是町田。我刚刚带客人到 1615 号房,客人说房间有味道。”

“臭味?”

“烟臭味。明明是禁烟房,怎么会有烟味?”

尚美操作旁边的终端机,萤幕上出现 1615 号房的资料。这个房间确实是禁烟房,也确实打扫过了,之前也没有残留烟臭味的纪录。

“我知道了。客人呢?”

“我请他在 1615 号房等。”

“那你也一起待在那里,我马上过去。”

挂断电话后,尚美再度敲起终端机的键盘。这次是确认住宿客人的资料。大阪来的上班族。一星期前预约。列出的房间条件是:禁烟房、窗户不要面对大马路、尽可能要边间。住房手续是尚美亲自帮他办的,不觉得这位客人有甚么特别古怪。

尚美快速扫视了一下柜台内。柜台经理去事务大楼参加临时会议了。

于是她向年轻的柜台人员川本招手,叫她过来。

“1615 号房的房客在抱怨。赶紧找个房间换给他。”

“好的,单人房对吧。”川本看着终端机的萤幕。

“单人房和双人房,还有豪华双人房也找找看。”

“好的。”背后传来川本的回答,尚美拿着通用钥匙卡走出柜台。

电梯到了十六楼后,门房小弟町田站在 1615 号房前面。看到尚美后,他朝着尚美跑去。

“好奇怪哦。先前带他去房间的时候,我记得房间里确实没有烟臭味。但是我在电梯厅打完电话回去一看……”

“这回有烟臭味了?”

“对啊。”町田诧异地点点头。

“我知道了。川本在找房间换给他了,你到柜台去。”

“好的。”

看着町田走去电梯厅后,尚美敲了 1615 号房的房门。门立刻就开了,出现一位国字脸的中年男子。单眼皮,眼睛混浊,嘴角不爽地歪着。

尚美对他鞠躬道歉。

“很抱歉,给您带来这么大的困扰。听说房间有烟臭味?”

男性客人用下巴指向房里。“你就先进来吧。”

“打扰了。”尚美语毕走进房间。

不用特别仔细闻,立刻就闻到臭味了。确实是烟臭味没错。但不是房间原本就被熏染的尼古丁味,而是从刚点燃的香烟冒出的烟味,也就是二手烟的味道。

看来町田的怀疑是猜对了。可能是这位男性客人趁町田去打电话的时候,点燃自己偷偷带来的香烟。

“怎么样?有臭味吧?”男性客人操着些许关西腔威吓般地逼问尚美。

尚美再度鞠躬道歉。

“给您带来如此不愉快的感受,真的非常抱歉。我会立刻为您更换房间。可以让我打通电话吗?”

“好,快点哦。”

好的,尚美回答后,用手机打给柜台。川本立刻接起。

“情况如何?”尚美问。

“同一层楼,1610 和 1612 空着。两间都是禁烟房,其他的条件也都符合。”

尚美在心中摇头。这两间都是单人房。既然他都刻意抱怨了,再换这种房间也没有意义。

“1620,或 1630 怎么样?”

尚美感觉到川本倒抽了一口气。她应该明白尚美的意思吧。

“1620 没问题,也打扫过了。”

“那么,叫町田把钥匙拿过来。”

“好的。”

挂断电话后,尚美满脸笑容地对男性客人说:

“让您久等了。新的房间准备好了,我这就带您过去。”

“是禁烟房吧?”

“是的,没问题。”尚美拿起架上的旅行包。

到了 1620 号房,尚美以通用钥匙卡打开房门,说了一声“请进”,请男性客人进房。

男性客人一踏进房间就瞠目结舌。尚美从背后感受到他的疑惑,他可能没想到会换到一间豪华套房吧。

“您觉得这间房间如何?我想应该没有臭味才对。”

男性客人故意扭动鼻子闻了闻之后,转头看向尚美。

“我真的可以住这个房间?我可是把话说在前头,我不会多付任何钱喔。”

尚美在自己的面前摇摇手。

“费用当然照现在的就可以了。是我们的疏失造成您的不愉快,在此致上深深的歉意。”

“嗯,好吧,以后小心点就好。”男性客人搔搔眉尾,似乎有点难为情。

此时门房小弟町田来了。尚美将钥匙卡交给男性客人后,和町田一起离开房间。

“真的很不爽耶。感觉好像完全中了他的诡计。”前往电梯厅途中,町田说:“绝对是那家伙点烟的啦!这分明是故意找碴,想让房间升等的阴谋嘛。”

“没有证据,不可以乱说。我平常有教你,顾客永远是对的吧。”

“可是也没必要换豪华套房给他吧。”町田嘟着嘴说:“给他双人房或豪华双人房,他应该就能接受了吧。”

“万一他不接受呢?要是他又找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来抱怨,结果又要忙着给他换房间,到头来麻烦的是我们吧?”

“是没错啦。”

“以前前辈有教我,不要跟客人斤斤计较。”

“哦。”町田点点头,但仍然一脸不服气。

尚美回到柜台,柜台经理久我和川本正在说话。久我看见尚美,点头示意叫她过来。

“听说有客人抱怨啊?”

尚美无奈地耸耸肩。

“处理好了,不是甚么大不了的事。我会立刻写报告。”

久我伸出右手制止。

“报告晚点写没关系,你现在去一趟事务大楼。总经理他们在二楼的会议室等你。”

“咦?总经理在事务大楼啊?”

尚美有些惊讶,看着久我清秀的脸庞。总经理的办公室,在柜台办公室的后面。一般的会议都在这里举行。

“因为要谈论的事情和公司以外的人有关,所以才用那里的会议室。别担心,并不是你做错了甚么事。”

“久我经理,您知道是甚么事吗?”

“嗯,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不过不能在这里跟你说,因为是非常重要的事。而且,我也没把握能说得很清楚。”

尚美点点头,眼珠子上翻看着久我。“好像是很恐怖的事哦。”

不料,久我的眼神变得十分严肃。

“没错,是非常恐怖的事。所以才需要你的能力。”

“需要我?怎么说?”

“这是因为──”久我欲言又止,摇摇头。“等一下总经理会跟你说。”

尚美叹了一口气,答道:“好吧。”

她离开柜台后,走工作人员的专用通道,从紧急出口走出饭店。东京柯迪希亚饭店的主要事务部门,设置于隔壁栋的建筑物,虽然有挂出“东京柯迪希亚饭店别馆”的招牌,但里面并没有营业用的住宿设施。

进入事务大楼,走楼梯步上二楼。总务课和人事课都在这一层楼。尚美敲一下会议室的门,听到男性的声音:“请进。”

尚美开门后,鞠躬进入会议室。首先看到藤木总经理。平常总是一脸温和敦厚的藤木,此刻却眉头紧皱。他的右边坐着住宿部部长田仓。田仓是尚美与久我的直属上司,是个很爱开玩笑、个性开朗的人,但此刻也和藤木一样,表情沉重地看着尚美。

藤木左边坐的是总务课课长片冈。尚美虽然和他不熟,但也不认为他平常表情会如此可怕。

会议桌的前方,坐着门房领班和房务清扫领班,他们也是被叫来的。

尚美严重地感觉到,事情非比寻常。

“抱歉,突然把你叫来。总之,先坐下来吧。”片冈说。

尚美坐在房务清扫领班的旁边。

“是这样的,有事想拜托你们。因为这个是非常敏感的问题,当然不能跟饭店外面的人说,即便饭店内部的人,现阶段也不能随便吐露风声。”

尚美紧握膝上的双手,看着藤木。他依然一脸严肃,轻轻对尚美点头。

“我就直接说重点,我们必须协助警方办案。而且很麻烦的,是个杀人案。”

听了片冈这句话,尚美倒抽一口气。之前完全没想到是这种事。制服下的心脏加速猛跳。

“报纸和电视都在疯狂报导,说不定你们也知道,就是最近都内到处发生命案。警方有稍微封锁消息,其中有三起命案很可能是同一个凶嫌下手的连续杀人案。而且,最近可能会发生第四起案子。问题是,下次犯案的地点会在哪里呢……”片冈以指尖敲了两下桌子。“警方说,会在我们饭店。”

“啊?”尚美不禁尖叫。“为甚么在我们饭店?”

片冈摇摇头。

“关于这一点,警方不肯告诉我们详情,说是侦查上的重大机密,不过凶嫌挑选我们饭店当作下次犯案地点是错不了的。警方还说,根据过去犯案的间隔来看,接下来十天内下手的可能性很高。”

尚美舔舔嘴唇,觉得口干舌燥。

“既然警方都掌握到这种程度了,应该大致锁定凶嫌是谁了吧?”

面对尚美的提问,片冈伤脑筋地皱起眉头。

“偏偏好像不是这样。警方做了很多调查,不过还无法锁定凶嫌是谁。”

“那,知道被盯上的下一个目标是谁吗?”

“这也好像还不知道。”

咦?这次轻声惊呼的是坐在尚美旁边的门房领班杉下。

“对于凶嫌没有任何线索,也不知道下一个被盯上的人是谁,却知道下次犯案的地点在我们饭店?这是怎么回事?”他代替尚美进一步提问。

“我刚才也说过了,警方不肯告诉我这些事情。”

“不知道这些事情,叫我们怎么协助侦办?”尚美的口气不由得强硬起来,也察觉到自己的脸颊僵住了。

“山岸,”此时藤木插进来说:“你们的怀疑是对的。我们听到这件事的时候也有相同的疑问。不过,警方也有警方的苦衷。既然他们不能说出原因,我们也只能照他们的话做。就我们的立场而言,不论原因为何,既然有可能会发生这种骇人的命案,我们无论如何都必须努力防止。虽然是警方来请我们协助侦办,但我们也需要借助警方的力量。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吧?”

藤木平常讲话就不会粗声粗气,但此时的语气比平常更为沉着,这使得会议室的气氛更令人紧绷。

“我们饭店,真的会发生这种骇人的事吗?”尚美将目光转回片冈。

“警方认为,发生的机率相当高。我只能这么说。”

尚美做了一个深呼吸。还无法涌出真实感,感觉像在梦境里被迫站在悬崖峭壁边。

“那……我们该怎么做呢?”

片冈点点头。

“就如我刚才说的,具体的事情我们一无所知。直接转达警方的话就是,近日内这间饭店会发生命案,只知道某人想杀害某人。在这种情况下,只是加强警备没有意义。说来遗憾,从住宿房客到前来饭店的人,所有人都必须加以怀疑。虽然我们外行人能做的相当有限,但是万一,发生了甚么事再跟警方联络就来不及了。”

尚美明白他想说甚么。

“您的意思是,要请警方常驻在我们饭店里?”

“简单地说就是这样,不过这也有很多做法。比方说餐厅或酒吧,请搜查员装成客人在那里用餐喝酒即可。宴会厅也只要穿着得宜,在会场周边走来走去也不会有人起疑。问题是住宿客人。为了要观察所有来住宿的客人,以及在第一时间掌握饭店里发生的所有事情,光只是让搜查员乔装房客住进来是不够的。搜查员必须和你们一样,站在公开舞台。”

“公开舞台?”尚美侧首不解。“这是甚么意思?”

突然,田仓低声沉吟。顿时,大家都看向他。

“抱歉。”田仓清清嗓子说:“片冈先生,请继续说明。”

片冈点点头,再度开口。

“这是警视厅的提议。简单的说就是,让搜查员到饭店来卧底。”

“卧底……”

“就是让搜查员乔装成饭店员工,站在大门或柜台。有时也会进入客房。”

“这也太离谱了。”尚美不禁失笑。因为她认为这一定是在开玩笑。可是看到片冈和藤木等人一脸严肃默默不语,她也立刻收敛表情。“警方说这话是认真的?”

“是认真的。”片冈答道。

“那,饭店方面如何回应?”

“我也和董事长与董事们商量过了。就结论来说,我们决定答应警方的请求。”

尚美眨眨眼睛,看向藤木。藤木缓缓地眨了一下眼睛。

“我想请问一下。”尚美将目光转回片冈。“卧底的搜查员,有在饭店工作的经验吗?”

片冈耸耸肩。“怎么可能有呢?完全是门外汉。”

“卧底搜查员有几个人?”

“先来五个人,看情况而定可能会增加。目前是柜台人员一名,门房人员一名,房务清扫人员三名。”

坐在尚美旁边的门房领班等人突然紧绷了起来,因为出现了他们工作领域的名称。

“说到这里,我想你们都明白了,为甚么要把你们叫来。”片冈继续说:“我要请你们负责教育与指导搜查员,并且在工作上协助他们。我知道这很困难,拜托各位多费心了。”

“请等一下。为甚么叫我来呢?”尚美看向片冈与藤木,并且看向了田仓。“杉下先生他们被叫来,我可以明白。可是,柜台为甚么是我呢?柜台有很多比我更资深的人。更何况,所谓搜查员是男性刑警吧?被女性指导的话,我想他们应该会排斥吧。”

“是我推荐你的。”藤木开口说:“我也和田仓谈过了,认为你比较适合。”

尚美摇摇头。

“您应该知道,我不擅长指导新人。”

“可是你也不能一直说这种话吧?况且我之所以选你,并非期待你的指导能力。原因只有一个,因为你是女性。”

“这是甚么意思?”

藤木缓缓地探出身子。

“我们绝对不能忘记的是,即使是为了预防犯罪发生,也绝对不可以妨碍到客人,不能让客人有不愉快的感受。警视厅的搜查员来这里卧底,不关客人的事。不可以因此影响到服务品质。听到警方的请求时,我也向他们反映过,希望派来的搜查员只限于门房人员和清扫人员,反对让搜查员进入柜台卧底。毕竟这是和客人接触最频繁的地方,而且需要处理金钱。只是受了一些皮毛教育的人,无法胜任这份工作。”

“我也这么认为。”

“但是警方说,具有集中情报功能的柜台是不可或缺的。就侦查的目的而言,他们说的也没错。这该怎么办才好呢?于是我找田仓一起商量。我们得出的结论是,只好配置一位柜台人员,随时跟在乔装成柜台人员的卧底搜查员身边。”

“这我可以明白,可是为甚么挑我呢?”

“你想想看,两个穿着同样制服的男性柜台人员总是一起站在柜台,这怎么看都不自然吧。不过奇妙的是,如果有一个是女性,看起来就像搭档。就算两人一组行动,也不会显得奇怪。”

“也就是说,因为女人在社会上是扮演男人的辅助角色,是这样吗?”尚美知道自己的语气尖锐。

“山岸!”田仓开口想教训她,但被藤木劝阻:“没关系,没关系。”然后藤木郑重地对尚美说:

“我并不是这么想的。不过很多人,已经习惯这样的组合。这是现实。所以我想利用它,来克服这次的困局。我之所以这么做,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为了莅临饭店的客人着想。还是说,你愿意让穿着我们饭店制服的刑警独自带客人去总统套房,这样你也无所谓?”

“不,我没有……”尚美垂下头。端出为客人着想这句话,尚美根本无法反驳。

此时,传来了敲门声。片冈应了一声“请进”后,一名男员工走了进来,在片冈的耳畔说悄悄话。

片冈对部下说“知道了”之后,随即低声和藤木与田仓交谈。好像在确认甚么。

然后片冈面对尚美他们说:

“坦白说,警视厅的人已经来了,现在在另一个房间等着。如果你们愿意,我想现在就让你们见见面。请他们进来这里没问题吧?”

尚美和门房领班杉下他们面面相觑。他们两人早就一脸死心的表情。以他们的工作领域而言,突然要迎接门外汉进来想必也很头痛,但不像柜台业务那么难。尚美霎时领悟到,握有决定性一票的是自己。

“好吧。”尚美死心答道:“这也无可奈何。”

片冈对部下点点头。男员工快步离开会议室。

“我想很多事都会很困难,不过这是为了饭店的安全。请好好努力。”

藤木这么一说,尚美应了一声“好”。打从尚美进公司以来,藤木就很照顾她。但此时尚美心里也嘀咕着,偏偏这种时候一点用都没有。

“久我那边,我已经跟他说了。”田仓说:“我们不会把事情推给你一个人。大家都会当你的后援,不用担心。”

“谢谢您。”

两位上司都这么说了,尚美也不能再发牢骚。相反地她暗自下定决心,要尽量做到不需要倚赖他们。

“您刚才说十天是吧。”门房领班杉下说:“十天内可能会发生甚么案件。”

“据警方的说法,是这样没错。”片冈答道。

“那么,只要忍耐十天就好喽。”

“这就不知道了。”藤木说:“一直到凶嫌被捕,确认我们饭店安全无虞之前,搜查员都会待在这里。”

敲门声再度响起。门开了,刚才的男员工探头进来。

“我带他们来了。”

“请他们进来。”片冈答道。

在男员工的催促下,首先进来的是个五十岁左右、脸很大的男子。这名男子带着沉稳的笑容,但眼神露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光芒,彷佛洞悉世上所有的黑暗。

接下来进来四名男子和一名女子。尚美起身注视男子们。这之中应该有担任柜台工作的人。

片冈将中年男子介绍给尚美。这是警视厅搜查一课的组长,姓稻垣。

“稻垣先生,他们就是我刚才跟您提的三个人。事情都跟他们说了。他们三个人也都很爽快地答应了。”

“哦,这真是太好了。”稻垣组长眉开眼笑地继续说:“非常感谢各位,接受我们这次无理的提议。我想会给各位带来若干困扰,但这是为了防止凶残犯罪的权宜之计,恳请各位多多协助。”

语调低沉,但是很洪亮。说话很客气,但有着不容对方分说的压倒性气势。尚美等人,都只是默默点头。

片冈从口袋掏出一张纸条。“呃,接下来这位关根巡查是……”

“是我。”一名男子站了出来。身材高大的年轻人,与其说是刑警,看起来更像运动选手。

“请您担任门房人员的工作。他是门房领班,杉下。”

“请您多多指教。”年轻刑警向杉下鞠躬行礼。

紧接着,片冈念出三个人的名字。唯一的女子和其他两名男子应答。他们扮演清扫人员。

于是,剩下的最后一个人当然就是柜台人员了。尚美悄悄地看了他一眼。大约三十五岁左右,长相精悍利落。但没有野蛮的感觉,这让尚美暂时安心不少。

“最后新田警部补,请您担任柜台人员。这位小姐,是您的指导员山岸。任何不懂的地方,都请尽管问她。”

片冈说完后,这位姓新田的刑警走到尚美面前,简短地说了一声“请多指教”,递出名片给尚美。名片上印着,新田浩介。

尚美暗忖,之后要请求别人教导的人,居然只有一句简短的请多指教?尚美收下名片,挤出笑容看着他。

“您好,请您多多指教。新田先生。”尚美故意放慢速度,挖苦地说。

但新田似乎完全没有察觉其中的挖苦味,只是傲慢地点点头。尚美见状不安了起来,在心中碎念:这家伙是笨蛋吗?

“那么,接下来要开始训练了。因为希望能够尽快进入侦查阶段,只要我们判断没问题就能开始了,请各位到所属的单位去。──那就拜托各位了。”

片冈向稻垣询求确认。警视厅的组长答了一句“很好”,接着转向部下们,以洪亮的声音继续说:

“你们要好好努力,别给饭店的专业人员添麻烦喔。无论如何都要防止下次的犯行,找到破案线索。知道了吧。”

“是!”刑警们精神抖擞,异口同声地说。但尚美没有看漏这一幕,当稻垣转身要离开会议室时,新田浑身无力似的叹了一口气。

※※※

客房部门的办公室在事务大楼三楼。后面有更衣室,尚美他们来上班后,会先来这里。

尚美坐在共用的桌子,翻阅服务手册。所谓服务手册是记载饭店服务流程的指导手册,所以新人研修也会用到这个。为了让警视厅的刑警至少有个“饭店人”的样子,照着这本手册来教是最好的。

更衣室那边传来有人出来的声响。接着就看到新田浩介,穿着柜台制服现身。

“和西装一样,真是万幸啊。要是穿那个叫门房小弟来着?那种像玩具兵的制服,我就不敢穿了。”新田一派轻松地说。

“衬衫的第一个扣子,”尚美指着他的衣领。“请确实扣好。领带也不能系得松松的。还有发型也请整理一下。地下一楼有理发店,说要剪工作人员的发型他们就知道了。”

新田双手插进西装裤袋,耸耸肩。“也有长头发的饭店人员吧?”

尚美用力摇摇头。

“没有,至少我们饭店没有。也没有人会双手插在西装裤袋里讲话。新田先生也请遵守。”

新田别过脸去,鼻梁皱起皱纹。

“衬衫的第一个扣子,请赶快扣好。”

“是,是。”

看着他一脸不爽地扣扣子,尚美做了一个深呼吸。

“你站的姿势也不对,首先请改进这一点。还有走路的方式也要改。”

“很抱歉,我打从出生就这样走路,一直都是双脚左右交互前进。”

“那就来训练吧。请到走廊上去。”尚美走向房门,但发现后面的新田没有跟来,于是驻足回头。“怎么了?”

新田一边搔头一边走过来。

“你叫山岸小姐是吧?你好像误会了。”

“误会甚么?”

“我来这个饭店是为了阻止杀人案的发生,并不是来接受饭店人的教育。”

“这我明白。”

“既然如此,我的发型或走路方式甚么的不重要吧。反正实际上的业务是由你来做的吧?至于我,只要在柜台好好盯着住宿客人,这样就够了。没有人拜托你把我训练成一个真正的饭店人。”

尚美努力忍住满肚子的怒气。吞了一口口水,做了一个深呼吸之后,凝视新田的脸。

“照你现在这个样子站到柜台的话,不论对饭店、还是对警视厅,我都不认为会有好结果。”

“怎么说?”

“因为不管怎么看,你都不像饭店人。一流的饭店里,没有不修边幅而且态度傲慢无礼的工作人员。对于警方的办案我是个外行人,但如果我是嫌犯,对于警察这种人很敏感的话,我第一个就会怀疑你。还有就算不是嫌犯,是一般住宿客人,柜台里如果有你这种饭店人员,绝对不会想住这间饭店吧。”

新田瞪眼怒视,眼看着就要摆出龇牙咧嘴的凶狠样。但在那之前,尚美继续说:

“如果你不想让嫌犯发觉,请遵照我的指示做。要是连这个也办不到,就放弃这次古怪的侦查吧。你打算怎么做?”

新田紧咬嘴唇。尚美心想,你想发飙就发飙吧。

但是,他“呼”地吐了一大口气,重新把领带系好。

“不要跟我讲太琐碎的事喔,我做不来。毕竟我是个刑警嘛。”

“这点不用你说,现在的新田先生怎么看都只是个刑警。想要怎么看都像个饭店人的话,细节才是最重要的。好了,跟我来吧。”

尚美再度走向门口,新田搔搔头也跟出去了。

文件下载 假面饭店
下载地址
weinxin
我的微信公众号
商务合作,找不到书以及要加入读书群的书友,可关注公众号,加小编微信哦